JJ娱乐

当前位置: > JJ娱乐 >

侠客岛:超过王石或者是孙宏斌多年来从未放下的执念JJ娱乐城

时间:2017-07-19 14:48    作者:admin     点击:

侠客岛:超过王石或者是孙宏斌多年来从未放下的执念

【经济ke】救乐视买万达,半年花千亿的孙宏斌到底何方神圣? 

632亿!

孙宏斌的融创中国,一把买下了王健林多少乎所有的地产(13个万达文旅城,76个万达酒店项目)。加上这一笔,这半年多,孙宏斌已在并购市场烧掉了1000多亿元——上一把,他150亿元拿下的是贾跃亭的乐视。

如今,孙宏斌离中国房地产第一的地位又近了一步。为了这王座,他已长跑14年;在漫长的马拉松之旅上,他也始终保持着冲刺的姿势。

曾经,他的猖狂进击,让顺驰在顶峰霎时跌落;现在,外界再次猜想其资金链何时会再次断裂。

这是要做什么呢?

猛人

孙宏斌是相对的猛人。

1988年,年仅25岁的山西小伙子孙宏斌进入联想。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从一般员工干到主任经理;1990年,更是火箭式回升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全国18家分公司。

时年27岁的孙宏斌,一度被视为柳传志的接班人,在联想集团内部令人侧目。此时可与之匹敌的,大略是华为的李一男,此君同样27岁,时任华为主管技巧开发的副总裁,也被视作任正非的传人。

但这时,风头一时无两的孙宏斌,却在联想搞起了“山头”,公然声称其“企业部的好处高于所有”;也就是在这一年,柳传志挥泪斩马谡,亲手将孙宏斌送进了监狱,案由是“挪用公款”。

1994年,孙宏斌重获自在,开办天津顺驰,进军房地产中介业务。令人惊奇的是,柳传志给了他50万元的启动资金。

但这还不是孙宏斌与柳传志瓜葛的终点:2016年,融创中国出资132亿元,将联想旗下房地产板块全体收入麾下。

转型房地产,孙宏斌并未满意于一买一卖的二手中介,而是很快杀入一级市场。从2003年开端,顺驰在全国疯狂拿地。两年时光,土地储备就已超过700万平米。

这次,他与王石干上了。

2003年,孙宏斌在一次论坛上撂下狠话:“我们的中长期策略是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包含王总。”王石则回道:“你不可能这么快超过万科,是不是要留神节制风险?”

一位当年曾与顺驰竞争过土地的房地产老总告知《中国经济周刊》:“顺驰太猛了,我们出50亿,他们就敢报价70亿元,就是抢地”。而顺驰拿地的模式则是一手向处所政府缴纳少量的预支金,一手向建造方等下游收钱:“拿了地当前就快建快销,资金回笼的速度,就是顺驰的命脉”。

顺驰的激进,再次引发王石的不满。2004年,王石直指这匹黑马是“害群之马”,损坏行业秩序,抬高土地价钱。

2006年,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收紧。高速行驶的顺驰,不得不紧迫刹车,但还是资金链断裂,终极以12.8亿元的白菜价,卖给了路劲基建。成交后,孙宏斌对路劲基建董事局主席单伟豹表示:“你买了个便宜货。”

多年后,孙宏斌发微博说:年青的时候争强好胜,曾经嬴得酣畅淋漓,也曾输得乌烟瘴气,然而我不懊悔。

2010年,融创中国在香港上市。2016年,融创中国在全国房地产商排行榜上位居第七,比一年前长进两个位置。今年年初,融创中国提出的销售目的是3000亿元,以这份成就可以挤入前五。632亿元收购万达的地产名目之后,融创也许可以提前超出万科。2016年,万科的销售额是3647.7亿元

“超过王石,成为全国房地产第一,这可能是孙宏斌多年来的一个执念,从未放下”。上述老总说。

快意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不管是顺驰当年在全国凶悍拿地,仍是如今的融创并购失掉土地,快字诀,是孙宏斌的核心宝贝。

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是融创拿地高峰。该季,融创共获取2143万平方米土地,其中60%的地块以收并购方法获得;第四季度,融创获取土地1150万平方米,并购比例更高达82%。

孙宏斌绝不粉饰对土地的强烈盼望。以融创中国收购金科地产股份为例,从2016年到今年初,融创共耗资57.23亿元,取得金科地产23.15%的股份。融创给出的理由是:“金科地产在中国重要的中心二线城市从事房地产开发,领有高质量的土地贮备。”

2016年,融创中国获得土地数目位居全国第一。

拿地要快,接盘也要快。绿城一位前高管向经济ke讲述2014年融创收购绿城的故事,隐隐流露出孙宏斌心坎的另一面——

2014年,绿城陷入窘境。当年5月,融创进入,拟收购绿城控股权,还向绿城的并列第一大大股东九龙仓隔空喊话称,“他卖(绿城中国股份)我就买”。8月,在绿城中国2014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说,“不是作为朋友来的,是哥们儿”。

绿城这位原高管人士说,从接触绿城达到成收购动向,孙宏斌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他仿佛很享受“江湖救急”的那种感到。

尔后两年间,当祝义财的雨润团体、郭英成的佳兆业呈现危机之时,孙宏斌同样拍马赶到,出手相救,但均以并购失败告终。一位熟知天津房地产市场的人士说,融创今年5月102亿元收购的天津星耀也隐藏资金危机,有些工程已经烂尾。

乐视危机早已家喻户晓,孙宏斌却不怕接下这个烫手山芋;万达集团6月中旬被银监会点名要摸底考察贷款情形,王健林急于偿还银行贷款,孙宏斌再次表演白衣骑士,双方还商定“四个不变”,核心就是融创只出钱,不论事。

上述绿城人士感叹,当年顺驰陷入困境之时,“简直全部行业都当做笑话看,全袖手旁观,不人伸手拉一把,对孙宏斌的刺激可能十分大,这兴许是他乐意济困解危的一个起因”。

资金

融创的花钱如流水。今年才过了上半年,从乐视网的150亿元,天津星耀的102亿元,再到万达的632亿元,加上其零零碎散的并购项目与土地收储,融创中国已经花了1000多亿。

曾经无比英气的首富王健林都说要拿着卖地卖楼的钱偿还绝大局部银行贷款,号称寰球第一大房企的恒大许老板也急吼吼地去杠杆,孙宏斌却逆流而上,大把撒银子,钱从哪里来?

在万达与融创的结合宣布会上,孙宏斌给了个说法:收购万达资产的资金,全部来自融创自有资金。截止2017年6月30日,公司账面有900多亿元现金。

外界却不怎么信。不少人都给孙老板算了账,穿透之后发明,融创的钱,大多是借来的。

2016年,融创中国借贷总额为1128.44亿元,全年本钱支出为41.62亿元,当年净利润29.4亿元,净负债率121%。7月10日,融创公告称,目前其净负债率已达200%,让人想起11年前的顺驰——那一年,王石对孙宏斌说,“要注意掌握风险”。

对此,上述绿城原高管认为,融创这两年的盈利相称不错,事迹增长也快,这是对其现金流最主要的支撑,也让融创能拿到更廉价的资金。

2017年上半年,融创中国实现合约销售金额达1118.4亿元。6月实现合同销售金额达265.4亿元,同比增加100%。

融创中国2016年报称,公司在业务稳重增长、高品质完玉成国化布局的同时,财务也连续坚持持重,流动性富余。在发行了225亿公司债及ABS,来调换较高本钱融资之后,其全年新增借款的加权均匀融资成本,降至约5.78%。

即使如斯,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趋势下,最大的变数依然是信贷政策。孙宏斌去年也曾谨严地表现,融创的策略“要视后续信贷政策而定”,但“融创的并购不会停”。

面对外界对于融创过于激进的质疑,孙宏斌三年前的一段话能够再看一遍:“我实在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江湖上都说我激进,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偏感性的人,讨厌危险,自己开车很慢,不容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必定等人行道绿灯。之所以被以为激进是由于我感到没想好的事坚决不干,想好的事就坚定果敢的去干。友人说人有不知逝世跟不怕死之分,我应当是不怕死的。 ”

万达

那么,不怕死的孙宏斌会不会在资金链上跌倒两次?

上述房地产老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当前土地政策下,一级市场直接拿地成本太高,而且也不太可能拿到好地块,并购拿地反倒是绝对便宜的方式。“要害还是把持现金流。”

对这个问题,还有必要细心看看这次并购的一个付款细节。依据融创中国的布告,双方协商付款方式中第四笔付款方式为:万达通过指定银行向融创发放296亿元三年期贷款,随后,融创向万达支付295.75亿元最后一笔收购款。

乍一看,这不就是万达借钱给融创,再让对方收购本人的资产吗?既然万达还能通过银行借296亿元给融创,为何还要变卖家当呢?

经济ke不妨来个勇敢又公道的逻辑推理:两个给定前提是王健林缺钱、孙宏斌要地,这两条都能破得住脚。由此推断,双方交易达成,就可能像孙宏斌说的那样成为双赢的事。

怎么回事呢?王健林拿到632亿元去还银行贷款,同时一把甩掉这些酒店与文旅城项目标巨额负债,度过债权危机;同时,王健林把手里80%左右的土地都卖了出去,私有化回归A股的万达就不能再列为房地产企业,有望加速IPO审核;一旦胜利上市,其资金压力骤然减小。更何况,万达这次是按注册资本金的9折贱卖资产,还为今后从新赎回埋下了草蛇灰线。

也就是说,孙宏斌口袋里实际上只掏了300亿元,就拿了万达6000多万平方的土地。以融创今年3000亿元的销售体量,只有现金流周转顺畅,这300亿元还不至于成为压倒融创的最后一根稻草。究竟,如今的孙宏斌,已不是11前“兵败如山却求告无门”的地产新秀。

此时,《中国经济周刊》倒是更想晓得另一个答案。这两年,有一个唤作“资本市场十大未解之谜”的风行段子,其中之一就是,“万达还能撑多久”。

别焦急,下回咱们就写这个题。

咨询中心